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权势和金钱的职场妓女



张欣站在镜子前。几分钟前,她接到了柳则明的电话,约她去夜泊秦淮---目的不言自明。张欣的手轻轻的从自己高耸的乳房滑下去,缓慢经过纤细的腰肢,既而攀上了那陡然扩张起来的双胯。望着镜子里这具完美的赤裸女体,张欣的内心五味杂陈。曾几何时,这副完美的躯体还只属于深爱自己的丈夫,现如今。。。坦白说,每一次与柳则明做爱,都会让她感觉到恶心,当这个肥胖的老人在自己的身子上呼哧呼哧的时候,张欣都有一种做鸡的感觉。。。一个臣服于柳则明的权势和金钱的妓女。而陈默呢?想到这,陈默的身影跃然眼前,虽然并不十分帅气但让人觉得很有亲和力,并不十分高大却又觉得能够给人安全感,看似阳光的脸庞却又有着让人心碎的忧郁眼神,好奇怪的感觉。。。想着在青岛那晚,当陈默巨大的阴茎插入自己体内的时候,每一次深入都是那么的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仿佛身体内的某一处被无情的撑开,并继而抵在了自己的心间。而当他停留在她体内不动时,体内那满满的,严丝合缝的满涨感,也同样让她无比的留恋。 那种感觉根本不是自己的丈夫所能够给予的,更不要说老弱的柳则明。想到陈默的手上还有着自己那晚淫荡的在他面前排泄,被他插的欢欣浪叫的视频,张欣一度曾非常的忐忑,并且也试图说服陈默将其删掉,然而那个坏人只说了句:“留个纪念嘛。”就把自己打发在原地。那么现在,陈默是否会偶尔看着视频里自己的浪样进行自慰呢,想到这,张欣的手已经不自觉的摸到了胯下的芳草之地。。触碰着顶端那粒凸起,张欣感觉到一股热流喷薄而出。。 晚些时候,柳则明的车到了楼下。老公这几天又出差了,升职所带来权利与收入提升的同时,也带来了相应的责任,在担任网络监察大队的队长以后,严明就经常的夜不归宿。早晨,当他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家时,还总是没有忘记给张欣带来可口的早餐。想着丈夫满含歉意的眼神,让还沉浸在与陈默欢愉的幻想中的自己一阵羞愧。。。而就在眼前,我们美丽的少妇却在仔细的将自己洗得白白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送给另一个老头赏玩。 打开奥迪车的车门,张欣迅速的钻了进去。看着眼前打扮惹火的美丽小女人,让年过半百的柳则明一阵口干舌燥。“讨厌。”张欣娇嗔着拍掉伸进自己领口里的手,“小区里呢,有熟人看到。”柳则明也不生气,嘿嘿笑了笑,开车驶出了小区。 “今晚我们玩点刺激的”柳则明边开车边说道。张欣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她知道这个老头虽然在体力上不足以支撑一次完美的性爱,但总能找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花样来折磨自己。想到他那些变态的手段,张欣突然觉得自己失身于陈默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 窗外,是波光粼粼的秦淮河,河畔的公园里遍是成双成对恋爱中的男女,此时他们的心情,或许也一如这燥热的夜晚吧?张欣想到自己恋爱时也曾如此这般的倦缩在大伟的怀中漫步在这秦淮河畔。而如今,自己又是什么角色来故地重游呢?远处游船里的妓女吗?想到银行卡里多出来的,至今还没敢动的那20万,张欣自嘲的一笑。 就在这时,张欣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知道那是陈默,他身后的那个性感而美丽的女人肯定是李红了。张欣没敢回头,她不知道如果四目相对后她是否能及时找个地洞钻进去,即便她并不理解为什么此时见到陈默给自己带来的尴尬甚至一定程度上超过遇见自己的丈夫。但她依然感觉到陈默也看到了自己,那道炙热的目光锥子一样扎进她的心扉,这让她姣好的脸庞开始发热----错觉,张欣安慰着自己。柳则明在通电话,莫名的原因,张欣觉得他没有看到陈默而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宝贝,我们到了。”柳则明将车停靠好之后,下车给张欣开了门,并及时用手挡在了车门的上框位置。至少有时候,这是一个细心而绅士的男人,张欣想着,扶着柳则明伸过来的另一只手下了车,站定后很自然的挽上了他的臂弯。不管怎么样,就眼前而言,自己属于柳则明。抛其一切的胡思乱想,张欣和柳则明像一对优雅而般配的情侣般,在门童的引领下,挽着手走进了酒店。 一进房间,柳则明就迫不及待的抱着张欣吻了上去,而张欣则报以热情的回应,“想死我了,宝贝。”“嗯,哥,我也想你。”两人都以很快的速度脱着自己的衣服。很快的,在短暂的分离后,两具赤裸的肉体又缠绕在一起。 当柳则明肥硕的身躯趴在张欣的身上时,即便那是很大的压力,张欣也开始热烈的期待着他的进入了,她急切的抓着柳则明的鸡巴往自己泥泞的花径塞去,嗯,硬度还算让她满意。那巨大的龟头在她的洞口稍作停留,并上下揉动了两下后,随着柳则明的腰部用力,势如破竹般刺进她的体内,张欣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叫声。“啊。。。。” 柳则明将胳膊撑在张欣身体的两侧,微微抬起一些,腰部使劲的驱动着鸡巴在张欣的阴道里横冲直撞着,口鼻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喘气声,随着柳则明压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减轻,张欣畅快的喘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她准备享受这顿性爱大餐了。 然而柳则明的速度愈来愈快,当张欣意识到这并不是他正常的表现时,柳则明已经一泄如注。 睁眼看去,这个肥胖的老人大汗淋漓而又一脸沮丧的再度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张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以试图让它听起来不怎么像是一声叹息,并且费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找任何东西去塞进自己下体的冲动。柳则明翻过身去,乌黑沉甸的鸡巴此时软软的看起来更像是一坨鼻涕虫,浑浊的精液泊泊的流出了张欣依旧空虚火热的花房。 很快,耳边传来了柳则明沉重的呼噜声。这就是所谓的刺激?张欣不禁有些怨怒的想道。不管他自己服不服气,他总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虽然凭借着强大的经济实力,他可以轻松占有很多比他女儿都年轻的姑娘,但却没有办法真正得到她们,此时的张欣,突然嫉妒起李红来,此时看来,比起陈默所给予她的疯狂的性爱,她自己所得到的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然而再一次让自己选择呢?张欣犹豫了。想到陈默,张欣的手不自觉的移动到了小腹下。。。。。。 伴随着柳则明的呼噜声,张欣慢慢的睡着了。 当张欣醒来的时候,阴道里传来的强烈的饱胀感让她感到了一阵沉迷。似乎柳则明雄风再起了?张欣睁开眼睛,然而什么都没有看到,此时她意识到她的眼睛上被蒙了层黑布。这是一个情趣手段吗?张欣任由黑布蒙在自己的眼睛上。眼睛看不到,全身所有的感官更容易集中到此时最敏感的地方,随着抽插,张欣的快感澎湃着,似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她要求更强烈的充实感,包容感。。她使劲的举起双手揽住了男人的脖子,尽可能高的抬起自己的头,去搜寻着对方的嘴唇。。。纤细的腰肢驱动着肥硕的屁股扭动着,努力的迎合着对方的进攻,“啊。。亲老公。。你好猛。”强烈的快感秋风落叶般侵袭着张欣的身心和理智。。以至于当男人终于趴在了她的身上和她激吻的时候,她都没有想到为什么没有往常柳则明趴上来的那种窒息感。 此时的我正努力的耕耘着小张的漂亮女友。苏菲的屁眼里被老魏插进了一只肛塞,肛塞的外面是巨大的狐狸尾巴。。此时,她撅着美丽的屁股摇晃着,像极了一只发情的母兽。我双手扶着她肥硕的双胯,每一次都将鸡巴深深的插进她的子宫。苏菲的双手使劲的撕扯着床上的任何东西,浑身上下分泌出的汗液涂满她光滑的皮肤,散发着浅红色的光泽。她的阴道紧紧得箍着我狰狞的阳具,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褶鲜红色的嫩肉,淫水随着这快速的活塞运动被迅速的抽出,呈白沫状涂满了她蜷曲细密的阴毛和我的。。。“啊啊啊。。明明。。老公。。我爱你。。。。”而她的明明此时正。。。等等,原来李红不知什么时候穿上了丝袜。。。而小张此时正跪在地上,细致的舔着李红漂亮的丝袜包裹着的小脚,李红的表情慵懒而享受。另一边,双胞胎姐妹正一边一个依偎在老魏肥厚的怀抱里,三人共赴周公之邀去了。 苏菲的力气突然大了起来。。。。她屏着呼吸,,猛的睁开了眼睛,好看的眼睛死命的瞪着却没有任何焦点,她的两只手疯狂的按住我的腰,长长的指甲瞬间钻进我的肉里,迫使我的鸡巴紧紧的抵住她的子宫。。。从她的阴道深处,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痉挛,伴随着一股热流,刺激的我头皮一阵发麻。。。。我的精关一松,猛烈的撞击了几下后,随着睾丸的一阵收缩,我将滚热的精液一丝不剩的射进了苏菲的子宫。。。而稍稍松懈下来的苏菲被这股热流一激,再一次被送上了快乐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