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离宫完

天绝宫的水牢在地底下,阴暗潮湿,光线暗淡。韩洛却如能夜中视物般,绕来绕去很快就找到要找的人。

  “扬扬。”韩洛蹲下身小心的推推躺在地上的人。

  “你走开。”齐扬背过身去,不想看到他,也不想闻到他身上别人的味道。

  韩洛抓着他的肩扳了过来。“我知道你讨厌我,若你不想以后跟我一样的话,现在就别跟我闹脾气。”

  “谁跟你闹脾气啦。”齐扬忽拉一下子坐起来,目光炯炯的瞪向他。看到他温和的脸,却突然泄了气般又倒回地上,侧过身闭上眼,哼声道:“你来干嘛?”

  韩洛不答,手搭上他的脉搏。“不错么,被离天的独门手法点上了又在这水牢里呆了半夜,气血还算顺畅。看来,这几年有用功。”

  齐扬哼一声,坐了起来。“我不要你帮我。”

  “跟我走。”韩洛不理他的难看脸色拉了他就走。齐扬甩了甩手却也不再拧着,心里知道厉害,知道若不是他踢的那两脚,此刻自己站起来都会有困难,虽不愿承认,可这次擅闯天绝宫确实是自己莽撞了。

  “韩洛,这么晚你不睡,到水牢里去乱逛什么?”月下的离天危险又阴沉,看着拉着齐扬钻出假山的韩洛。“穿这么少的衣服,冻着了我会心疼的。”

  “谢教主关心,在下只是一时兴想故地重游一番,不想教主也有夜游的兴致。”韩洛侧身掩住齐扬低声道:“等下若有机会,你快走。”

  “前一刻还在怀里呻吟的人,此刻正想带着小崽子私奔,本教主怎么睡得着。”离天咧了咧嘴扯出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韩洛身子抖了一下,紧紧的抓着齐扬的手,怒声斥道:“离天,你休再满嘴胡话。今天,我定要离开。”

  “韩洛,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离天着迷的看着月下他气恼的脸。多久了?多久没看到他如此真实的一面了?从用尽手段逼他屈服那时起,他由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认命再到如所有男宠一般的邀宠姿态,他的身体对自己打开了,心却封闭起来。性事中的他迷人却虚假,所有的媚态均是刻意,看似他已离不开自己,实际上,他却越来越飘渺,越来越难以抓住。本以为,那个原本的他已消失,现在看来,他只是在掩饰。想到这一点,离天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久违的兴奋感觉在心里左冲右突。韩洛韩洛,我定要逼出你来。

  “离天魔头,你……”齐扬看他淫邪的眼神,忍不住怒骂。

  “扬扬。”韩洛制止他。低声道:“别与他斗,也别管我,等下你一定要出去。”

  “在我的面前与我的人拉拉扯扯,小子,你好样的。”离天拍拍手,暗处冒出一圈的人将韩洛齐扬两人围起来。“叶虎,这小子就给你们了,随你们怎么玩。”

  “扬扬,记好了。要快走。”韩洛拦住围上来的人,同时将齐扬掷了出去。

  “你们去抓那小子。”离天接住韩洛的招式,缠住他。

  “是。”众人领命,去围住齐扬。

  韩洛心急,顾不得缠住自己的离天,扭身去拦叶虎他们。

  离天一把搂住他的腰,轻轻揉捏。“韩洛,你的腰不酸么?”

  “啊……”韩洛腰间一软,几乎瘫倒在他怀里。忍住要脱口的呻吟,怒视他。“离天!!”

  “我喜欢这样的你。”离天将他按到自己怀里,脸贴在他头顶磨蹭。“这么的有神采,这么的迷人,身上还带着我的记号,我的气味……韩洛,我的韩洛……”

  “疯子!”韩洛有些脸红,听着他低低沉沉的声音,脸上的热度越来越高,甚至有些烫手。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齐扬的惊怒声传过来,韩洛惊醒过来。“离天,放他走。”

  “教主。”叶虎抓着齐扬扔到离天面前。

  “你们玩吧。”离天牢牢抓住韩洛,淡淡道。

  齐扬脸色苍白,有些惊慌的不住后退,下意识的喊道:“洛哥哥……”

  叶虎一步上前,抓住他的下巴,塞一颗药丸到他嘴里。齐扬抠住喉咙往外吐,可那药丸不知是什么做的入口即化,自然是什么也吐不住。

  “离天,放他走。”韩洛冷声道。

  离天垂眼看下抵住喉咙的玉簪,失笑:“韩洛,你不会打算用这个对付我吧?”

  韩洛用力,簪子刺入肉里,血顺着簪子流下来。

  离天半举起手,说道:“好,我不插手,你若有本事带他出去,我以后不再找他麻烦。”

  “谢了。”韩洛一掌拍开他,纵向已压住齐扬的叶虎。

  一边的教众合围阻拦,韩洛身形奇快,穿过他们揪起叶虎向外扔去。

  “洛哥哥。”齐扬一把抱住韩洛,有些身软的倚着他。韩洛一拳击向他的腹部,齐扬弯下身子吐出一口黄水。韩洛旋身扯下一片叶子,塞到他口中。“嚼碎了咽下去。”

  齐扬脸有些潮红,声音有些嘶哑,朦胧的看着他。“洛哥哥……”

  “乖,吃下去。”韩洛拭去他嘴边的污迹,柔声道。

  齐扬张唇却咬住他的手指。

  韩洛轻笑两声,伸指在他唇上磨了磨。“我知道的。你先乖乖听话。”

  齐扬痴痴笑着吞下叶子。

  “要嚼的。”韩洛笑着皱眉,带着他在众人间穿行,抢过一把剑,剑势迅速而凌厉,不消片刻就逼的众人退去。韩洛趁机带着他拔地而起,跃上宫墙飞纵离去。

  “韩洛呀韩洛,你竟还有此等本事。”离天看着他离去,不禁佩服却也恼怒。“那个小畜生!!”

  “属下办事不力,让他俩逃脱,请教主责罚。”叶虎垂首领罚。

  “不关你事,是我低估他。”离天摸着颈间的血迹,摇头叹气,低声道:“我俩多日缠绵,你也真下得了手。”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齐扬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小鬼,莫非是你自己……”韩洛怀疑的看着慌乱的齐扬。

  齐扬扁着嘴埋下头去。

  韩洛推他靠在树上,一手抚慰他的下身一手圈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上湿润的薄唇。吻毕,严肃的盯着他:“小鬼,这样不好哦。”

  “对不起。”齐扬低头,微颤的声音似要哭出来。

  “我是说你应分的清轻重缓急,不小了,要学着长大,知道吗?还有,你冒然闯进天绝宫,可有想过被抓住后会怎样?”

  “洛哥哥,我想找到你。我等了好长时间了。”齐扬红着眼看着韩洛。

  “可是还不够久,想来找我,要比我强才行。”韩洛摩挲着他的后颈,叹息般吐出一句:“齐扬啊……”

  “洛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老匹夫啊?”齐扬看他温和模样,忙急急问道。这个问题在心底都打了好多转了,一问出口便竖直了耳朵,等着他的回答。

  同时坚直耳朵的还有一直暗暗跟着他们的离天,若不是想看韩洛卸下防备,褪去面具的模样,他早就现身出来将那小畜生碎尸万段了。忍住炉火却能看到这般生动的韩洛,这对离天来说不知是得还是失。先不论这些,若是能听到韩洛说出对自己的感觉,只这一点,让这小畜生占去那些便宜也勉强算是值了。

  等了半晌,才听得韩洛幽幽一句。“扬扬,他与我同年,不是老匹夫。”

  韩洛哀怨的看齐扬一眼。“齐扬,你是不是在说我老了?”

  “不不,不是。”齐扬手忙脚乱,看他似恼了的模样。“这,这……”

  韩洛嗤笑一声,捏他的脸。“扬扬,你真好玩。”

  齐扬看他眉目生辉的模样,不由呆了。“洛哥哥,你真好看。”

  韩洛还不及说什么,离天倒恼了,从旁边的树上跃下。“小畜生,你够了啊。”

  “离天!!”韩洛大惊,拉着齐扬藏到自己身后。

  “韩洛,今天我可让你玩够了。”离天上前一手就敲晕他。

  “离天,别伤齐扬。”韩洛抓着他的衣服软倒在他怀中。

  离天哼一声,抱着韩洛离去。

  “老匹夫,你放下我的洛哥哥。”齐扬拼命追了上去。

  韩洛抱着齐扬,摸着他的脸,不时低下头亲一亲。这个少年多年轻多漂亮,干净清爽,充满朝气,那双眼晶亮有神,满是信任的看着自己时,再冷硬的心都能被他熔化。

  “小乖……”小孩就是小孩也不管什么地方,不管未来会怎样,情事过后就沉沉睡去。韩洛看着死死抱住自己的齐扬,心底柔软一片。“你这个猛小子,哼!”

  捏捏他的鼻子,又亲一亲,扬扬,还是与小时候一样可爱。扬扬,我不会让你染上尘的,这么美好的少年应该无忧的活在阳光下。

  “洛哥哥。”齐扬呓语一声,啧啧亲两下,也不管亲没亲到,脸在韩洛身上乱蹭一把,痴痴傻笑。“洛哥哥。”

  韩洛看着这个根本没醒来迹象的家伙,不由笑骂。“傻小子。”

  离天进来就看到这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韩洛很温柔的抱着那个小畜生,嘴角一直上扬着,眼底满是爱意。

  这样温和的韩洛是离天没有见过的,他是在用最柔软的一面面对那个小畜生。离天心里泛起杀意。

  韩洛感觉到,抬起头看着魔一般的人。“离天,你说过不会找他麻烦的。”

  “我说话算话,不找他麻烦。”离天看着又迅速武装起来的韩洛,恨道:“别人要是想……”

  “离天,你卑鄙!!”韩洛怒而起身。

  齐扬不满的恩一声,韩洛忙搂住他,安抚他的不安。

  离天看他小心爱护的模样,心底恨成一片,猛压上来堵住他的嘴,吻住他的柔软他的温柔。韩洛死命挣扎,双眼怒视着他。

  “别挣扎。小心吵到他。”离天稍稍退一步。韩洛张着唇任他吻着,他的吻似要将人吞噬一般,凶狠猛烈,强烈的男人气息,与齐扬的清爽不同,更能让人燃烧起来。

  好久,韩洛喘着气。“离天,你够了没有?”

  “不够。”这样的韩洛,没有尖硬也没有刻意的乞媚,这样真实的他,离天抚着他红肿的唇。“韩洛,你为什么不能这样对我?”

  韩洛哂笑。

  离天按住他的唇。“韩洛,我给你两年时间。两年后,他若能接我一百招,我放你们自由。若不能,他任我处置,你今生都得好好对我。”离天摸摸齐扬放在韩洛怀中的脑袋。

  韩洛一把打开他的手。“我凭什么信你。”

  “你非信不可。”

  “好。”韩洛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反正是在他手中。能有一丝希望,能有两年的喘息,不管怎样,对自己来说都是有利的。

  “韩洛,我是不会手软的。这两年,你可别光想着跟他快活了。”

  “韩洛……”齐扬从后面抱住蹲在地上的人。

  “小鬼,叫哥哥。”韩洛在他手臂上掐一把。硬硬的,这小鬼又壮了不少。

  离开天绝宫已经一年了,韩洛齐扬在原武林盟后山找了一块平地隐居起来。一个小院子几间小屋子,种了一块小菜地,小日子过的安安逸逸乐乐和和的。韩洛一直在教齐扬练功,齐扬确有天赋进步神速,但是要想在一年后能接离天一百招的话还差的远。

  “韩洛哥……”齐扬拉起韩洛,将他抱入怀里。这一年,齐扬的个子窜的飞快,已经高了韩洛半个头了,他以此为借口不再叫韩洛哥哥,除了某个特别时候。

  “又在腻什么呢?昨天教你的剑法练会了没?”韩洛扯扯他的脸颊,这小鬼就会想歪心思,不过他这脸嫩嫩的捏着真舒服,再捏捏。

  “洛哥哥……”齐扬将头搭在韩洛肩上,将他全部圈在自己怀中。咬着他的耳朵,轻声叫:“洛哥哥……”

  闻着他清新的少年气息,听着他梦语般的声音,韩洛身子一阵发软。齐扬趁机将他抱回屋子里,压在床上。

  “齐扬,去练剑。”韩洛瞪他,就知他不安好心。

  “洛哥哥,人家好久都没……”齐扬缠在他身上腻腻蹭蹭。“恩……洛哥哥……”

  “谁让你练功不努力的。”韩洛敲着齐扬的头。

  “我很努力啊。”齐扬手快的解开韩洛的衣衫咬上胸前小小的两点,手在腰腹上摸摸捏捏。

  “这个你倒是学得快。”韩洛白他一眼,抬起腰让他的手探入。再怎么心急,这小鬼还是要给些甜头吃的,不然他又会扁着嘴挎着张俊脸像是谁欠了他几辈子似的。

  “洛哥哥你不喜欢我了。”看看,这嘴巴又扁起来了。

  韩洛拉下他的头,亲他扁起的嘴。“小坏蛋,就会折腾你洛哥哥。”

  齐扬笑嘻嘻的将韩洛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翻来覆去的折腾个够才老老实实的起身到树林里去练剑。

  韩洛趴在床上揉着酸软的腰心想是不是饿他太久了,这小鬼一回比一回狠,还是自己真的老了。正唉声叹气间又听见床边有轻手轻脚的动静。

  韩洛猛的翻身箍住来人的脖子将他压在床上狠狠道:“混小子,你又跟我滑头。”等看清来人,突然失声惊叫:“离天!”

  离天任他勒住自已的脖子,手悄悄搭在他腰上享受美人在怀的感觉。

  韩洛没察觉到他的小心思,瞪大了眼责问:“你来做什么?这才一年呢?”

  “我反悔了。”离天一把摸住他的后脑勺,翻身压下他,堵住他的抗议。

  “唔,唔……”韩洛挣扎着。这个人,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反悔的还理直气壮还跟本应如此似的。好不容易推开他一点,刚开口:“你出尔……唔……”这一年韩洛功力恢复不少,可是离天好象比一年前更强了。

  韩洛憋红了脸又挣开一点。“你卑鄙无耻……唔……”

  “离天,离天……”韩洛困难的叫着他,死捶着他。

  “怎么?”离天松开他一点。韩洛喘着气,死瞪着他。“无耻小人。”

  离天闷笑着又堵住他的嘴,直吻的他快要晕厥,才松开,摸着他绯红的脸低声笑道:“韩洛,你还有没有别的骂人的词?厉害一点的。”

  “死厚脸皮。”韩洛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

  “哈哈哈哈……”离天笑的在床上直打滚,半天才抹着眼角的泪。“韩洛,你能不能别这么可爱?”

  “白痴。”韩洛瞪着这个泼皮无赖一般的人,这个人是离天么?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是这么的无赖呢。

  离天止住笑,沉着脸说:“韩洛,我等不了了。就在今天,由你替他接我一百招。”

  “我为什么要?什么都是你说的,从来都不算话。”

  离天摸着他赌气的脸,一脸严肃道:“这次是真的,你赢,我离天带着天绝教离开中原武林。你输,今生都是我离天的人。”

  “韩洛,你若输了,你的小乖也要任我处置。”离天用剑尖遥指着对面的韩洛。

  山风呼呼,吹得他衣衫飞扬,虽是简单的粗布衣衫,可他的风采不下任何豪门公子,虽被囚禁又遭受那种对待,可他的气度仍不下任何名家大侠。韩洛,你是这么的出色,理应活在这片自由广阔的天地下,但是,你更应该呆在我的床上。离天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一闪而过。

  韩洛的眼皮跳了跳,心底涌上一丝不安,定一定神。“离天,一百招而已,你等着带着你的天绝教滚出中原吧。”

  离天轻笑着,亮出一个剑式,韩洛手腕转,起剑攻了过去。

  开始离天面带轻笑,犹如闲庭信步般,只守不攻。二十招过后,韩洛越战越勇,离天面色开始凝重,收起玩笑的心情与他游斗。又过二十招,离天展开剑招。

  再过数十招,韩洛不得不全力以赴,招招都是搏命的招式,剑剑不离他的要害,完全是要置离天于死。

  离天看着挟着风势刺来的一剑,浅笑着松开手中的剑,闭上眼。

  “离天!!”韩洛见他竟是等死一般,大惊失色。此时收招已来不及,只好剑尖一偏从他耳边刺过。离天顺手一捞,搂住他的腰,在他手腕上一敲,调笑道:“小洛洛,又对本教主投怀送抱了。怎么?你的小乖满足不了你吗?”

  韩洛手里的剑“当”的一声掉到地上,脸上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呆呆的任他搂着。“你,你。”

  “韩洛,你舍不得伤我!”

  韩洛的心仍狂跳不止,傻傻看着他。

  离天笑着在他唇上亲了亲,用诱惑般的语气问:“爱我吗?韩洛。”

  “没,没。”韩洛仍魂不守舍。

  “说谎!你爱我。”离天拖着韩洛到背风的地方,手伸到他衣服里抚摸。“韩洛,你的身体爱我,你的心也爱着我。”

  “离魔头,都是你来捣乱,洛哥哥他不理我了。”

  “死小子,你没份么?你若没份,他怎么会不理你?”

  齐扬一阵语塞。

  “让你滚,你怎么还赖在这儿,非要人来赶吗?”

  “你洛哥哥不是也让你滚了吗?”

  “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在这儿了。你还不快滚回你的魔宫去。”

  “死小子,你找死么?”离天一掌拍向木栏。

  “吵什么?”韩洛猛拉开门。呆在门口的离天齐扬两人趁机一步上前,钻进屋里。齐扬一把抱住韩洛,在他颈间蹭着。“洛哥哥,对不起。”

  气怒的韩洛看他一副小乖模样,扬起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离天从背后搂住他,也在他颈间蹭着。“韩洛,你偏心。你喜欢他不喜欢我。”

  “你!”韩洛瞪着装可爱的离大魔头不知说什么。

  离天趁机吻住他送到嘴边的唇,拖着他往床上带,手快的剥去他的衣衫。

  “洛哥哥……”齐扬欢呼一声扑了上来。

  韩洛看着这配合的恰到好处的两人,一脚踹一个,怒问:“你们俩个什么时候勾结到一起的?”

  齐扬缠上去撒娇。“洛哥哥,不要这样说嘛,我没有跟他在一起,我只跟着我的洛哥哥。”

  “是啊,我们俩是纯粹的上位者与上位者之间的关系,没有其他。小洛洛不要吃醋啊。”离天也扑过去粘到他身上。

  “都给我滚蛋!”上位者与上位者,韩洛气的头昏,又一脚一个将他们踢开。

  齐扬迅速扑了回来,脸埋在他怀里呜呜咽咽。“洛哥哥,你若赶我走,我就无家可归了。洛哥哥你不要我了。”

  “小混蛋你装什么呢?”韩洛一巴掌忽向他的脑袋。好大一声响,齐扬摸着后脑勺,委屈万分的喊着:“洛哥哥!”

  韩洛看着他那遭弃小狗似的眼神,心软了一半,手不受控制的摸上他的后脑勺。“扬扬。”

  齐扬爬上去咬住他的唇,离天自然不客气的爬上床,将他浑身衣物扯个尽光。

  清晨,韩洛揉着酸痛的腰,费力的从床上爬起来。

  “死小子,你怎么这么笨?连煮个粥都不会。”

  “你吼什么呀?你还不是不会煮。”

  “谁说不会了,本教主怎么能做这种琐事?”

  “无能就无能吧,找什么借口。”

  韩洛倚在门边,看着一大早就吵闹不休的两个人,扬声:“喂,你们两个。”

  “洛哥哥。”

  “小洛洛。”剑拔驽张的两人换作一脸谄笑飞奔过来,就差摇头摆尾了。

  韩洛冷着脸提出两把剑。

  “小洛洛你要做什么?”离天一脸戒备。

  “洛哥哥,你不会要自寻短见吧?”齐扬满脸担忧。

  韩洛冷笑一声,将手里的剑扔给他俩。“你们俩,现在开始过招,我不喊停你们不准停。”

  “韩洛。”

  “洛哥哥。”

  韩洛指着离天道:“你,若伤了齐扬分毫,立马滚回天绝宫。”

  “啊?!”离天看看齐扬,一脸的受伤。“小洛洛……”

  韩洛又指着在一边得意的齐扬。“你,要敢耍滑头,以后就跟小扬睡。”

  齐扬看看拴在院子角落里的小黑狗,惨声叫道:“不要啊!洛哥哥……”

  “还不动手!”

  “来吧!反正我早想收拾你这个死小子了。”离天提着剑跃到小院中间。

  “离魔头,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齐扬振奋,挺剑而上。

  韩洛搬出一张躺椅,隔在旁边,躺下,眯眼欣赏斗作一团的两人。

  “哼,上位者与上位者。”

  “齐扬你个小混蛋,就仗着我对你狠不下心是吧……”

  “离天魔头,你本事大是吧。哼……有你陪着练剑,齐扬很快就能追上你,到时候……”

  “你们两个精力好是吧?……”

  伴着飒飒的剑风和偶尔两剑相击时的锵锵声,韩洛勾着嘴角,渐沉入睡梦中。